-

像我这样的烂货

 像我这样的烂货

作者:烈烈风中

茱莉和我开始察觉到,大约从三个月前就有一些事情不对劲了。

 

 一开始并不明显,但是当丹尼让蒂法尼帮他口交,她真的这么做了,还有伯特让安杰拉甩掉了她交往多年的男友,开始和他交往,还有凡妮莎突然不断的告诉所有人布莱恩有多迷人,很明显,一定有些事情不对劲,突然间我们学校里最辣的美女都开始和一些最糟糕的输家约会,甚至还不只约会,我们实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 

 没多久后,茱莉和我找到了机会把安杰拉带到了旁边,我们试着想弄清楚这一切。

 

 「你为什么要和伯特交往?」茱莉劈头就这么问着,她一直就是这样直来直往的个性。

 

 「什么意思?」安杰拉问着。

 

 「什么意思?你是学校里最辣的美女,你可以得到任何男人,你怎么会选择他?」「我不想要任何男人,」安杰拉说着,「我只想要伯特。」「你不觉得他是个怪咖吗?」我对她说着。

 

 「我知道,我就是爱他这一点,在他身边我就觉得全身发烫,几乎快不能思考了。」「等一等,」茱莉说着,「你是说你喜欢怪咖?」「不,当然不是,这也太蠢了。」「不然你是什么意思。」「我是说我喜欢伯特,我说我只要在他身边就觉得意乱情迷,我就是只想要他。」「可是你可以得到任何男人。」茱莉说着。

 

 「我不要任何男人,」安杰拉说着,「我只要伯特。」我想茱莉和我都知道这场交谈不会有进展了,她似乎对伯特之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。

 

 「你怎么想?」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茱莉问着我。

 

 「我不知道。」我告诉她,我真的不知道,这实在是没有道理。

 

 「那好,我有一个想法。」茱莉告诉我。

 

 「什么?」茱莉摇了摇头,「现在还不是时候,我要先确认一下再说。」「那你得快一点,」我对她说,「在所有的辣妹都跑去和怪咖约会之前。」「没问题,不过你干嘛这么担心?」我知道茱莉也知道我在担心什么,她只是想听我说出来,「你应该也和我有一样的理由,」我告诉她,「如果一直这么下去,我很担心你和我就会是下一个。」茱莉不知道去做了什么确认的动作,她并没有花很长的时间,过了几天她就带着惊人的消息来到我的面前,「我想那些女孩是被催眠了。」她说。

 

 「什么?」「你听到了,我想那些女孩被催眠了。」「为什么?」我问着,「怎么办到的?」「为什么很明显不是吗?我是说这些自己找不到女朋友的家伙,很容易就会聚起来想一些鬼点子,至于怎么办到的,这还真难察觉。」「可是被你察觉了?」「你听过杰夫杰特吗?」谁会没有听过?他是这个小镇中最热门的话题,他在商业区经营了一家俱乐部,星期四会开放给我们这些孩子去看早场的秀,当然不能喝酒,不过会场总是挤满了人,还不得不请一些人离开,俱乐部可乐的,「他怎么了?」「你知道他有一场公开表演吗?」「什么?不可能吧。」「可能。」「可是怎么没有人提过这件事。」「而且也没有出现在任何海报上。」茱莉说着。

 

 「所以这和我们现在谈的……」「他的表演是催眠秀,叫做惊人的斯文加利。」「听起来很逊。」我对她说。

 

 「我知道,不过我想事情就发生在那里,大家到了那边然后被催眠了。」「为什么?你认为是他让那些女孩和怪咖们恋爱,这没有道理啊。」「事实上,这是唯一有道理的说法了。」「那我们该怎么做?」「我们要阻止这一切。」听起来很不错,唯一的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 

 「我想我们要去揭发他。」茱莉说着。

 

 「我想他不会想被揭发。」「很明显是。」「所以他会想尽办法的阻止我们。」「那也要他知道我们想做什么啊。」「茱莉,」我对我的朋友说着,「我支持你,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们想做什么。」「我们先去和史考特谈谈。」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,只不过我不知道史考特是谁。

 

 其实我应该一开始就要想到史考特是什么人了,他是我们班上的一个男生,从各个角度来看他人都不坏,而且之前俱乐部征求临时工读的时候,他就到那边工作了几个星期。

 

 「让我再把事情厘清,」当茱莉和我把事情告诉他之后,史考特说着,「你们认为我们学校的女孩在俱乐部里被催眠了,你们认为因为这样她们被强迫去喜欢一些怪咖?」茱莉和我点了点头。

 

 「这是我听过最疯狂的事。」他说着。

 

 「这不疯狂,」茱莉说着,「可能听起来很疯狂,不过这是唯一可以让事情说得通的理由了。」「为什么?」「听清楚,所有辣妹都爱上了怪咖,这是第一点,这些女孩这么做的时候并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做,这是第二点,这间俱乐部有这样的表演,却似乎没有人知道,这是第三点。」「可是可能是有其他的原因。」「说一个来听听。」「我……我现在想不出来……」「你看!」「这也不表示大家被催眠了。」「更不能代表没有。」「也不能代表有啊。」茱莉只好换一个方法,「听着,」她说着,「你不需要相信我们,你只要让我们进入俱乐部,让我们到处看看。」「什么?不可能,我办不到。」「拜托啦,史考特。」「不可能,」这个男孩说着,「我办不到。」「史考特。」史考特依然摇着头说不行。

 

 「史考特,你想想玛莉安。」玛莉安是他的女朋友,「她怎么了?」他问着,我也想问一样的问题。

 

 「假如其他女孩都被改变了,她也会。」「她才不会。」「可能吧,可是总是有这个风险啊,我是说,如果我是对的,你想要有一天醒来发现她在和吉米或贝瑞打炮吗?」「她才不会这样。」「是啊,可是你能承担这个风险吗?」这个男孩沉默了一下,「我不能跟你们保证什么,」他终于这么说着,「我会再连络你们。」「你想他会帮我们吗?」这段谈话结束后我问着茱莉。

 

 「我不知道,」她说着,「不知道。」*    *    *「你知道吗?」茱莉告诉我,「俱乐部中有一间警卫室。」「你怎么知道的?」「史卡特告诉我的。」「所以?」「他会帮我们进去,他说表演开始的时候,我们可以躲在警卫室里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」「太帅了。」我说着。

 

 「是啊,我们一定会抓到那些人的恶行,等着瞧吧。」*    *    *坦白说,当日子一天天的逼近,我们要开始行动的时候,我感到相当的不安,我不确定是为了什么,也许是因为茱莉一直强调不会有什么问题,所以反而让我觉得会出状况。

 

 我希望是我多虑了,我只是想把事情弄清楚,让大家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。

 

 到了计划中的那天,史卡特让我们进入了俱乐部,为了不碰到任何人我们很早就过去了,他说只要进入警卫室我们就安全了,那边的录像设备都是全自动的,我们可以安心的待在那里。

 

 但是当然,这也代表着我们必须要很经过漫长的等待,而且也不能谈话或做出任何会发出噪音的事情,如果被听到的话,我们一定会被撵出去的,老实说,这真的很无聊。

 

 我们在那边看着第一个客人进来,看着人潮渐渐挤满了俱乐部,虽然我们不能交谈,不过我知道茱莉和我一样,她也发现了我们班上有好几个同学都在观众席中,毫无疑问的,这给了茱莉的论点一剂很大的强心针。

 

 和我一样,茱莉也看着手表,我们被困在这里好几个小时了,我们都觉得很累,那里甚至没有椅子,我们只能站在那里,这真的让我们更加疲倦,我一直认为表演就要开始了,可是却还没有,可恶,怎么不快一点。

 

 终于,灯光暗了下来,茱莉和我看了看对方,我知道她在想什么,就是这个了。

 

 一个男人走上了舞台,我想他不知道是也被控制还是怎么样了,说了一连串鳖脚的笑话,不过他只是要介绍正式的表演而已。

 

 这就是他所做的,没多久后,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惊人的斯文加利,他穿过观众走着。

 

 他不是很高大的人,穿着一套半正式的晚礼服,他走上了舞台,拿起了麦克风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观众。

 

 「人的心灵,」他开始说着,「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事物,即使人类在经过了这么多年,学习了这么多的东西,心灵对我们而言仍然是非常神秘的,今天晚上,我们要来探索我们能做什么,来探索心灵的限制与极限。」我必须承认,这个人有着非常棒的声音,很容易让人倾听,怪不得他能成为一个厉害的催眠师。

 

 「没有人精确的知道,我们使用了多少的心灵,」这个男人继续说着,「事实上,这一直是一个还在辩论的话题。」我几乎忘记了时间,自从表演开始后,我的目光就不曾离开过屏幕。

 

 「不过,我们都知道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,」男人说着,「你们并不想知道心灵的奥妙,你们有兴趣的是我可以让你的心灵做出什么。」一开始,我想我应该要去注意照着观众的摄影画面,但是当表演开始了之后,我却一直盯着舞台上的男人。

 

 「但是,要向你们展示心灵的力量,我需要一些帮忙,我希望你们可以都站起来。」即使没有看到屏幕,我也知道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。

 

 「如果你曾经被我催眠过,请坐下。」即使没有看到画面,我知道有一部分的观众坐了下来。

 

 他问了更多的问题,每当他问一个问题,就会要求一些观众坐下,到了最后,我觉得自己像被强迫的坐了下来,虽然那会让我看不到屏幕。

 

 我看了看茱莉,她还直挺挺的站在原处。

 

 「还站着的各位,」男人说着,「请帮助我们探索这趟心灵之旅,请站着的各位往前走,到舞台上来加入我们。」要开始了,我想着,然后我看到茱利拿下了耳机,「茱莉,」我说着,「茱莉,你要做什么?」「我要到舞台上。」「茱莉,你疯啦,你会害我们暴露行踪的!」「我要到舞台上。」我抓住她的手臂,「不可以,」我尽量小声,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,「你会害我们被赶出去的。」「我要到舞台上。」我终于明白了,茱莉被催眠了,我试着抓住她但还是让她走了出去,「茱莉,」我继续对她喊着,「茱莉,快停下来。」茱莉并没有停下脚步。